冬季氣象——養生者必謹奉天時

2019-11-22

深秋入冬由清肅到涼爽,天氣逐漸由寒到冷,立冬節氣來臨,草木凋謝,昆蟲即便離開地面而去蟄伏藏匿,地表溫度輒降,地氣下沉,猶如地之門戶將要閉塞,陽氣好似隱伏潛藏于地下一般,地上水液冰凍,地表干裂,人們宜當順應時令節氣,如昆蟲禽獸蟄伏潛藏隱遁一般,避免風寒的侵襲。生活上衣著、活動勞作、心志宜應周密,不能過于勞心勞力,妄自損傷煩擾陽和之氣,使肌表不能固密。最適宜于早臥而晚一些起床勞作,為了避免嚴寒的侵襲最好一定要等到陽光出來普照大地,有溫和之氣時方可。心志不能外放,必要似若沉伏,似若隱匿,好像意識隱藏,心思不能外露,猶若自己有所收獲,有所得到一般,不能顯露于人,都是因為不能冒然使自身陽氣外泄,而觸冒了寒氣之故,這是人與冬季氣息相應的基本理念。所以更要切記避免于寒冷,趨就于溫熱,千萬不能過于發泄腠理,使汗自皮膚外出而陽氣過于剝奪。離開寒冷趨向溫熱,身心都如同居住于深邃密閉的室內。《靈樞經》曰:冬日在骨,蟄蟲周密,君子居室,無泄皮膚。即是說不要妄自發汗。汗出則陽氣發泄,陽氣發泄則常常會被寒氣所侵襲而傷及體膚,這是冬季嚴寒之氣,人們養生如何與之相適應的內涵,也是冬季所謂養藏的大道理。

《月令》立冬之節,初五日水始冰,次五日地始凍,侯五日雉入大水為蜃。次小雪氣,初五日虹藏不見,次五日天氣上騰,地氣下降,后五日閉塞而成冬。次仲冬大雪之節,初五日冰益壯,地始拆,鹖鳥不鳴,次五日虎始交,后五日蕓始生、茘挺出。次冬至氣,初五日蚯蚓結,次五日麋角解,后五日水泉動。 次季冬小寒之節,初五日雁北鄉,次五日鷙鳥厲疾,后五日水澤腹堅。凡此六氣一十八候,皆冬氣正養藏之令,故養生者必謹奉天時也。

如果違背了冬季養藏的道理,就可能損傷腎的精氣,腎的精氣不足了,到了春暖陽升之時,由于精氣不足,供給春季萬物的生發之機就少了,則必然使萬物痿軟而不能振動生機。甚則厥絕不生,所以腎的精氣影響到生命生長的生理機能。腎象水,旺于冬令,冬藏即養腎,若冬不藏仍如夏令之作為,必然使腎氣受傷,春木旺時,腎水已廢,所以病發于春。違背冬藏而傷及腎,故而缺少精氣以奉春生之令則不足也。即是說,違背冬氣收藏之令,則少陰之氣不能潛藏,少陰內迫于腎,少陰不隱伏潛藏,則腎氣沉濁不能清靜涵養。

冬季氣象——養生者必謹奉天時

四時八節,時序運行,陰陽變化,天地合氣,生育萬物,而萬物之根本皆歸于此。所以通曉養生的人,春夏依天地之陽升而固護培育陽氣,秋冬因天地收藏而固護培育陰精,依時令而順從四時陰陽的變化,培植人身陰陽的根本,以適應自然的規律。因為陰陽互根,陽氣根基在於陰精,陰精根基在於陽氣,無陰則陽無以生,無陽則陰無以化,保全陰精則陽氣不至于過強,得全陽氣則陰精不至于窮極。春夏養陽則陰無以耗,秋冬養陰則陽無以散,使禾苗滋榮必然要根本堅固,戕伐下體者必然使上部枯萎,故而陰精陽氣平和充實,就是固其本根,根固則長有天命而不朽,所以可以與萬物自然天地相始終,而且身無奇怪疑難之病,生生之機不竭,這是順四時之根的優點。如果失去四時陰陽之道,等于違背了從其根的道理,則必然戕伐了萬物的根本,敗壞了萬物的真常之性。所以經曰:四時陰陽者,萬物之終始也,死生之本,逆之則災害生,從之則苛疾不起,是謂得道(得養生之道)。關于道的理念,圣明的人心合于道,故勤勤懇懇地施行它,被外物所迷惑的人,只是假借行道,或者只是佩服罷了。《老子》說:道者同于道,德者同于德,失者同于失。同于道者,道亦得之;同于德者,德亦得之;同于失者,失亦得之。被外物所迷惑而愚昧之人,他們的內心世界不能與道德同行,可以稱謂丟失道的人。順從陰陽氣象的則可生機勃勃而長生,背離陰陽變化的精神竭絕而死亡。順從的陰陽變化的則身心康泰,背離的陰陽變化的乖離逆亂,百病叢生。把天道自然的陰陽消長節律運用顛倒就是使生命的機能背道而馳,也是與天地陰陽唱對臺戲,是走向夭折死亡之路。

冬傷于寒,春必溫病:冬受寒冷而血脈凝結。春陽氣發之時,寒凝不能為春溫所開釋,陽被陰凝滯郁結于中,寒熱拂郁相互對峙,故必發溫病。

冬季北風寒冷,北寒與腰腎相合。腰為腎府,以氣相合,經脈相連。腎病其俞在腰股。冬寒而陽氣內斂,四肢氣少,寒毒善于傷害四肢,隨所受邪輕重而病,所以冬氣病在四肢。冬寒冷而氣機受制,又血象于水,寒則水凝,因氣薄流,故冬季往往得痹厥病。冬季陽氣潛藏,體弱者不能過于按摩或做矯捷快速的舉動,若過于擾動筋骨,則陽氣不藏,待春陽氣上升之時,若是陰虛陽熱體質,重熱熏肺,肺竅通鼻,病氣擾之,所以《內經》說:冬不按蹻,春不鼽衄,冬亦不病痹厥飱泄而汗出。冬不按摩和做過于矯捷的體能運動,則精氣伏藏,以陽不妄升,所以又說冬藏于精者,春不病溫,故又說:冬病在陰。

冬季氣象——養生者必謹奉天時

北方黑色,入通于腎,開竅于二陰,藏精于腎。水精之氣,其神為志,腎藏精氣,二陰之竅為泄瀉之門。腎經之病循經聚于肉之小會。腎納咸味,性潤下而滲灌,其類似水液下滲。其代表禽類為豕(豬),其谷類為黑豆。在四時中水精之氣上為辰星之應。腎主幽暗隱藏,骨體內藏,以類相同,故知病在骨,腎之精氣生髓,髓生養骨骼。水之音與羽通,孟冬之月,律中應鐘,沽冼所生; 仲冬之月,律中黃鐘,鐘呂所生;季冬之月,律中大呂,蕤賓所生,此三者皆水氣之應。北方水數為六,水生數一,成數六。其臭為腐,凡氣因水變,則為腐朽之氣。

北方陰氣凝冽,故生寒冷之氣,寒氣盛凝而變化為水,凡物之味咸者,皆水氣之所生。《尚書·洪范》:潤下作咸。咸味可滋養腎水,腎之精氣,生養骨髓,腎水之氣,養骨髓已而生肝木。腎屬北方,位居幽暗,聲入內故腎主耳竅。其在天地之間凝清寒列,為寒之運用。在地清潔而潤下,水之運用利萬物而不爭。腎在體主骨生髓,端直貞幹,以于立身,在臟與腎相通應。《道經義》曰:志藏腎,志營則骨髓滿矣。在顏色為黑色,象水之意;在音聲為羽,羽為水音,音沉而深。《樂記》曰:羽亂則危,其財匱。在聲音為呻,呻:呻吟之聲。在變動為慄,慄即為戰慄,甚寒冷和大恐懼時皆有此象。在竅為耳,耳之用司聽五音。《金匱真言》曰:開竅于二陰,蓋以心寄竅于耳,故與此不同稱。在五味為咸,咸之用為柔耎。在志為恐,恐即畏懼之意;恐而不止則內感于腎,故可傷及于腎精之氣。《靈樞經》曰:恐懼而不解則傷精,明確恐可感觸腎氣。思深慮遠,則見人事禍福之根源,故思多則勝于恐懼。寒則血凝泣而不化,寒傷血,燥從熱生,故可勝于寒冷,即“燥勝寒,靜勝熱,清靜為天下正”之意,過于食咸則口干渴,有傷于血液,甘為土味,故可勝于水之咸。

北方是天地閉藏之處,如冬季寒冷,萬物歸藏隱伏一般。當地多為丘陵,地勢偏高,寒風冰凍干冽,當地的居民都樂于居住野外,而且吃動物奶制品。氣候寒冷,食物多油膩肉食。寒濕瘀相合則臟氣寒,胸腹滿悶。氣脈因寒而拘緊,臟寒生滿病,治療的方法常以艾燒灼,所以灸焫治病的方法是從北方傳來的。

十一月十二月,冰凍結而深厚,地氣閉合,陽氣深藏,故氣在腎。然而氣機的變化,首先發于木,長茂于土,盛高而上,肅殺于金,避寒于火,伏藏于水,它們都是順隨陰陽之氣的消息升降的。

北方陽氣伏藏,陰氣上升,政布陰寒而大行。太虛澄清,黑氣浮空,天色黯然,高空之寒氣也。若氣似散麻,本末皆黑,微見川澤之寒氣也。太虛清白,空猶雪映,遐邇一色,山谷之寒氣也。太虛白昏,火明不翳,如霧雨氣,遐邇肅然,北望色玄,凝霧夜落,此水氣所生,寒之化也。太虛凝陰,白埃昏翳,天地一色,遠視不分,此寒濕凝結,雪之將至也。地裂水冰,河渠干涸,枯澤浮咸。水斂土堅,是土勝水。水不得自清,水所生,寒之用之。寒水同氣,寒氣生水,寒資陰化,水所由生,此寒氣所生化。寒氣施化則水冰雪霧,其為變極則水涸冰堅。運乘丙寅、丙子、丙戌、丙申、丙午、丙辰之歲,則寒化大行;乘辛未、辛巳、辛卯、辛丑、辛亥、辛酉之歲,則寒化少。水生咸,物之有咸味者,皆始自水化之所成結也。水澤枯涸,鹵咸乃蕃,滄海味咸,鹽從水化,則咸因水產,其事焫然。煎水味咸,近而可見。咸物入胃,先歸于腎,故諸丙歲咸物多化,諸辛歲咸物少化。咸味入腎,自腎臟布化,生養骨髓也。咸氣自生骨髓,乃流化生氣,入肝臟也。其在天為寒,凝慘冰雪,寒之所化。凜列霜雹,寒之用也。歲屬太陽在上則寒化於天,太陽在下,則寒行于地。在地為水,陰氣布化,流于地中,則為水泉。澄澈流衍,水之體也,浮蕩沒溺,水之用也。在人體為骨,強干堅勁,骨之體也。包裹髓腦,骨之用也。在氣為堅,柔耎之物,遇寒則堅,寒之化也。在臟為腎,腎臟有二,形如豇豆相并,而曲附于膂筋,外有脂裹,裹白表黑,主藏精也,為作強之官,伎巧出焉。乘辛歲則腎臟及經絡受邪而為病,膀胱府同。其性為凜,凜為寒之象,腎之性也。其德為寒,水以寒為德之化。《氣交變論》:其德凄滄。其色為黑,物稟水而成,則表被玄黑之色,現今北方原野草木之上,色皆兼黑。乘辛歲則黑色之物兼黃及赤也。其變化為肅靜之氣,《氣交變論》曰:其化清謐。水化為肅,而金之政太過亦為肅。平金之政勁肅,金之變肅殺,為什么呢?蓋水之化肅為安靜之肅,肅靜之意,金之政肅者,肅殺之行也。其蟲類為鱗屬,即魚蛇之族類。其政為靜,水性澄澈而清靜。水之政為靜,而平土之政安靜。土太過之政亦為靜,土不及之政亦為靜定,水土之靜雖同而意異。水之靜,清靜也;土之靜,安靜也。寒甚之時其變化為凝冽,暴過非其時則冰雪霜雹。因其物之化之變而有咸味者,皆水化之所或凝或散,如今北方川澤,地多咸鹵。其志為恐,恐懼以遠離禍事。恐甚動中則傷腎,《靈樞》:恐懼不解則傷精,腎藏精,故精傷以至于傷腎。思又勝恐,思慮可發現禍患之端倪,故而沒有憂慮恐懼之事。寒甚則血行遲而凝,故寒則傷血,亦謂寒水可制心火。燥則勝寒,寒化則水積,燥用則物堅,燥與寒兼,故而相勝。天地之化,物理之常變也。味過于咸,則咽干引飲,傷血之義也。甘又勝咸,土可克水,渴飲甘泉,咽干自已。甘為土味,故勝水咸。

水氣清靜平順之紀,潛藏而無害,氣和而善下,性順而德全,五化咸治。《老子》說:江海所以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也。水氣所主清靜明昭,歸流于下,其用非為凈事,故沫生而流溢。藏氣布化則水物凝堅。凡凈順之化,與水同類,如井泉不竭,河流不息,則其政如流演之義也。寒來之氣,凝堅肅靜,水氣宣行,則寒司萬物之化。人臟如腎,腎臟之運用,如水之化,腎與水同類,而畏土濕。腎司主二陰,《金匱真言論》:北方黑色,入通于腎,開竅于二陰。其與谷類同氣者,黑豆、栗子之屬,其中果實多津液。四時之化,與冬氣相同。鱗蟲與之相應,水所化生。畜牲中,豬善下,類同的都是黑色,氣入而滋養骨髓。有病時,易倒行不順,氣逆而凌上,《金匱真言論》曰:病在谿,是以知病之在骨也,咸味與之相應。羽音深沉而和平,冬藏之意也。水化豐洽,庶物濡澗,水之性也。水之生數一,成數六。

冬季氣象——養生者必謹奉天時

平和之氣,生而勿殺,長而勿罰,化而勿制,收而勿害,藏而勿抑,即是說:生氣主歲,收氣不能縱其殺。長氣主歲,藏氣不能縱其罰。化氣主歲,生氣不能縱其制。收氣主歲,長氣不能縱其害。藏氣主歲,化氣不能縱其抑。如是者,皆為天氣平和,地氣正靜,五化之氣,不以勝克為用,故曰平和之氣。

辰戌之歲,太陽寒水之令,火氣高明,燔焫于物,不循時令,或早或晚有害于物,病之所起,天氣所生。

太陽司天之時,寒氣下臨,心氣上從,火用且明,肺金受制,寒清時舉,寒勝水冰,火氣高明,心思煩熱,咽干善渴,內熱外寒,鼽嚏不時,哈欠喜悲,熱氣妄行。寒氣來復,霜不時降。人們易善忘,甚則心痛。

寒客所至,沉陰變化,水氣豐衍,土氣乃潤,濕氣變物,水飲內蓄,中滿不食,皮帬肉苛,筋脈不利,甚則胕腫身行難。

太陽司天,寒淫所勝,不當寒時,寒氣反至,水將結冰。血脈變化于中,發生癰瘍病,人們易患厥心痛,嘔血,血泄,鼻腔流血。喜悲傷,易眩暈仆倒。若有中焦火氣炎烈之癥,發生胸腹脹滿,手熱,肘部拘攣,腋腫。心中悸動不安,胸腹不適,面紅目黃,善噯氣,咽干,甚則氣色黑如炲,口渴欲飲等病。病本在于寒邪傷心,若神門脈絕者,乃心之真氣已脫,多為不治之癥,這就是所謂的診察脈之動氣,以測知臟真之存亡。

太陽在泉則熱毒不生,寒在地中,與熱味化,故其歲物熱毒性。水勝火,其味當苦,太陽之氣上奉太陰,其歲化生淡咸,太陰土氣,上升于天,氣遠而高,故甘之化薄而為淡,味之淡亦屬甘。

太陽在泉之年,寒氣淫其所勝之火氣,則陰凝肅殺凄慘凜冽,人們易患少腹連及睪丸而痛,牽引腰脊,上沖心痛,以及失血,咽喉與頷部腫痛等病。

寒氣之來也,天氣肅,地氣靜,寒臨太虛,其氣太過,陽氣不能行令,水土二氣合德,上應辰星,鎮星之光強,其谷類顯見黑黃之色。其政清肅,其令徐緩。若寒政大舉,則湖澤中無陽焰之氣,火熱之發要等待時機。寒甚則火郁,待時氣乃發,暴瘧為炎熱之征。

主氣少陽居中為治,因火氣過勝,則應時之水窮盡不至。在泉用事,雨水止極而云散,氣還于太陰主令之時,云會于北極雨府之處,濕氣乃得布化,萬物為之潤澤。太陽寒氣布于高空,少陰雷火動而在下,寒濕之氣則持續于氣交之中,人們易患寒濕病發作,肌肉痿弱,兩足痿軟不收,大便泄瀉,血液外溢等癥。

冬季氣象——養生者必謹奉天時

腎氣盛則夢腰脊兩解不屬,腎氣虛,可使人夢見舟船溺人,若水旺之時則夢伏于水中,似有恐懼害怕之事。腎盛怒而不止則傷志,志傷則喜忘其前言,腰脊不可以俛仰屈伸,毛悴色夭,死于季夏。 恐懼而不解則傷精,精傷則骨酸痿厥,精時自下。

腎藏精,精舍志,腎氣虛則厥,實則脹,五臟不安。用力過度,若入房汗出浴,則傷腎。

腎為陰中之太陰。邪在腎則病骨痛陰痹。陰痹者,按之而不得,腹脹腰痛,大便難,肩背頸項痛,時眩。取之涌泉、昆侖,視有血者盡取之。

腎脹者,腹滿引背央央然,腰髀痛。腎病者,顴與顏黑。

腎病者,宜食大豆、黃卷、豬肉、栗、藿。

大凡因寒冷使血行滯緩,引起的經脈失溫,出現瑟索、內收、拘緊之證,而導致的脈絡痹阻,使筋脈拘急收引,活動不利,攣急或難以屈伸,又或不依時令較常人更加怕冷拘緊的癥狀,都是因為腎陽不足,而致筋脈血氣失去溫通之象。

大凡官竅或排泄物出現水液澄澈清冷,透明稀薄,兼及色淡清稀,肢體虛弱,懼怕生冷,乏力惡寒的,都屬于脾腎元陽不足之癥。

大凡諸種肢體厥冷、二便固攝失司,而引起的下泄癥,多因腎虛而肝氣逆,下焦寒虛而關門不固,所以病因在下。

來源:道教之音
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
七乐彩游戏玩法及规则